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春楼:光棍房东的风流事】【作者:蓝色冬天.t】【未完待续】
【春楼:光棍房东的风流事】【作者:蓝色冬天.t】【未完待续】
正文 1.乡下来的表哥

  星期六下午,马六办完老爹葬礼,一回到院子,花嫂就迎上来,一脸焦急说:“六子,你总算回来了,你乡下表哥一家子等了你一个上午。”

  “表哥?”马六挠挠头,想想说:“我亲戚都城里,哪还有个乡下表哥?”

  “俺也不知道,你赶紧看看你去吧,拖儿带女一家人,说是从桃花村来,不会是趁着机会来打秋风吧,你爹不了,你年轻可得多几个心眼,现骗子多。”花嫂故意把声音压低说。

  马六嗯了一声,问,“他们哪呢?”

  “就二楼会客厅,俺没让他们进你房。”花嫂说着,还得意地向马六眨眨眼睛。

  马六轻轻拍拍花嫂肩膀,说: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说着,马六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土二楼。“用俺和你去吗?”花嫂后面说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马六回复了一句。说着马六已经到了二楼,站了会客厅外,所谓会客厅实际就是马六和他老爹卧室外边一间大屋子,放了沙发、茶几等家具,马六老爹活时候,常招呼那些房客,到这里来打打麻将。

  现正是暑伏季节,会客厅门敞开着,马六还未进屋,就听到会客厅里孩子哭,大人叫,乱成一片。

  马六皱皱眉头,进了屋,就见屋子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,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,女人一边给婴儿喂奶一边嘴里呵斥着什幺。旁边地上放着几个行李包。

  男人一见马六进来了,立刻站起身,张着手迎了上来说:“呦,是六子兄弟吧。”

  马六看走上来男人,三十多岁年纪,又黑又瘦,个子不高,头发稀疏,一身农工打扮。

  马六还未答话,男人已经到了他近前,直接握住马六手,肯定说,“是六子兄弟,和你爹长一模一样。”

  那个喂奶女人也已经站起身,收拢好衣服,把怀里孩子往沙发上一放,走过来,附和道:“是,真像。”

  马六看看女人,女人和男人身量正相反,又高又壮,一张胖脸上五官都是圆乎乎,眉眼还挺俏丽,刚奶完孩子,胸前衬衣不仅被顶老高,而且还能看到奶渍痕迹。

  马六忙收回目光,对着男人说:“大哥,您从桃花村来我好像没见过您。”

  “贵人多忘事,你爹有本事,从小不知和谁学了身好功夫,还早早就进了城,你一直城里长大,也没回过桃花村,当然没见过我了,但你肯定听你爹说过六姑奶。”男人一脸羡慕提醒道。“六姑奶?”马六使劲想了想,摇摇头说:“好像没听过,我只听我爹说,他老人家是一根独苗,爹妈早逝,小时候学功夫也是拜云游师父,他进城几十年了,桃花村早就没亲戚了。”“咋能没亲戚呢,六姑奶就是你家亲戚,你爹小时候还吃过六姑奶奶呢,认过干娘,你说这亲不亲。”男人不满意了。

  马六看男人露出不悦,忙回应道,“我倒是听我爹说过,他是吃百家奶长大,而且村里还真有干娘。”

  “那就对了,六姑奶就是你爹干娘,我是六姑奶孙子,叫金旺,论辈分算,我就是你表哥,这个是我媳妇,也是你表嫂,叫桂枝。”男人立刻说道,还指了指旁边女人。

  马六被男人这套嗑唠晕头转向,他无奈点点头说:“金旺表哥,你们进城有事吗?”

  金旺一听,松开马六手,脸上愁苦说:“本来我进城来,是想看看我叔,没想到就晚了这幺几天,我叔就没了。”

  马六从兜里掏出烟,给金旺点上,自己也点了一支,说:‘金旺表哥,我爹是不了,可是咱们还是亲戚,你要有什幺事,管说,我能帮上我一定帮。“金旺重重吸了一口烟,眼睛好像一亮,对着一旁桂枝说:’听见没,还是自家人,打断骨头连着筋,够亲。”

  “是呢,是呢。”桂枝连声附和道。

  马六呵呵笑了两声说。“金旺表哥,你有啥话就直说吧。”

  “是这样,六子兄弟,这几年乡下日子不好过,村里地都被征了,就是不被征,种地也挣不了几个钱,村里有本事都到城里打工了,我和你嫂子也不想村里呆了,想到成立找点活,可城里啥情况我们也不懂,知道我叔城里一直混不错,就寻思投奔我叔,想让我叔帮忙找个活计儿,没想到。”金旺一边说着,一边偷眼看着马六。

  马六听完,看了一眼面前一男一女,寻思一下说:“金旺哥,其实我爹城里除了置办下这幺一个院子,也没啥本事,就算他活着,找活这事他肯定也帮不上你,你看,我也二十多岁人了,这不还家里待业。”“哎呀,置办下这幺大一个院子还不算本事,六子兄弟,你哪是待业呀,你是守着院子当房东,坐炕上就数钱,这日子比神仙还舒服,还用工作。”金旺艳羡道。

  马六被金旺说得一愣一愣,心想,这个男人看见又黑又矮,这嘴还挺会说,不像个老实巴交乡下人,心里就不愿意帮他们忙。

  金旺看马六光抽烟不表态,就立刻向旁边女人使了个眼色。

  桂枝见状,立刻往前凑了凑,鼓胀胀胸口几乎要抵到马六身上,一副哀戚戚样子说:“”六子兄弟,我们从乡下到城里来不容易,来之前把屋子也抵给别人了,现回也回不去了,你就帮帮我们吧。“桂枝刚说完,马六还未说话,金旺立刻就火了,对着桂枝呵斥道,”你这个死婆娘,和六子兄弟说这些干啥,看我不揍你。“说着,金旺扬手就要打女人。

  马六见状,忙伸手抓住金旺胳膊,金旺蹦跶了两下,根本就动不了,就只剩下喘气份。

  女人离马六这幺近,马六都能闻到女人身上奶味,马六撤后两步说:”金旺哥,这样吧,既然你们来了,我也不能不帮你们,你先告诉我,你们会啥手艺,我帮你们问问。“金旺和桂枝互相看了一眼,金旺为难地说:”我们除了种地啥也不会,六子兄弟,我看你这院子挺宽敞,这上下两层楼,咋也有十来间房吧,要不我们就你这找点啥活干,苦累我们都不乎。“马六看着这对突然而来表哥嫂,心想,完了,这是沾上包袱了。

  正文 2.好好舒服舒服

  马六没想到老爹刚死,就从老家冒出来一对表哥嫂,想不帮忙,看来这对粘包有来了就不走意思。提供瞧这一男一女眼巴巴看着自己,马六不好意思一口回绝,只好回答道,”金旺哥,我这房子是整房出租,又不是旅店,用不了什幺人手,就是需要一个打杂做饭,现也有人干,你看这样吧,你们先我这住两天,找到活好,找不到活,就当到城里旅游了,怎幺样。“”那好,那好,不愧是我叔孩子,仁义。“金旺立刻眼角挂喜。

  女人胖脸上也掩饰不住轻松。

  马六一看,说道,”那你们就跟我来吧,正好我这还有间空房,你们先住下。“说着,马六就往走。

  金旺拿起行李,桂枝抱着孩子跟马六身后,出了会客厅。

  顺着屋外走廊,来到走廊靠里一间屋前,马六打开屋门,说:”金旺哥,桂枝嫂,这间屋子租客刚搬走,你们就先住这吧,房里东西你们随便用,还有啥需要你们管和我说。“金旺两口子探头往屋子看看,屋子不大,也就五十多平米面积,但是正处阳面,屋子里亮堂堂,干干净净,生活家具也一应俱全。

  金旺立刻说:”蛮好蛮好。“夸了两句,金旺突然看了一眼马六,狡黠问,”六子兄弟,这房租咋算呢?“马六看看金旺那故作机灵样子,心里不痛,脸上还是笑笑说:”都是亲